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已经四次确认男教师在暑假期间因加班吃饭猝死不是工伤。

2019年8月5日,山西省吉山县一名90后男教师在2017年夏天加班吃午饭时突然死亡。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三次拒绝承认工伤决定。在政府行政复议、临沂县法院和运城中级法院分别撤销该决定后,该决定仍然第四次被认定为非工伤,理由是“不工作时间,不在岗位上被杀害”。

该校表示,只有确定工伤后,才能进行赔偿。

稷山县人民社会保障局已经四次决定不承认工伤。

事发当天,受访者称妻子段小康“不舒服”。他生于1990年,2014年7月毕业于运城大学,获得数学应用学士学位。

2015年7月,他参加了稷山县教育局的教师招聘考试,成为在职教师。之后,他被分配到稷山县太阳中心学校贾庄学校任经理。

2016年9月,他转到吉山县中心学校南街小学。

根据临沂县法院2018年9月27日发布的行政判决,2017年1月21日寒假期间,由于平衡验收工作,包括段小康在内的11名教师从稷山县中心学校转学到单位加班。

中午加班的老师被安排在学校附近的一家餐馆吃午饭。午饭时,段小康在12点50分左右突然摔倒。120时,他被送往稷山县人民医院急救。营救失败了,他于同一天死亡。死因是心脏性猝死。

2017年1月21日,事发后,稷山县中心学校向稷山县人民社会保障局申请确认“段小康同志工伤事故”。

学校出具的申请表显示,为了按时完成学校的工作,学校安排了几个老师一起吃饭。

大约在到达商店10分钟后,吃过饭后不久,三位老师同时发现段小康突然看起来病了,捂着肚子呼救。同事们冲上去扶住他,立即拨打了120。

在医院急诊室接受了一个多小时的急救后,他最终死于无效的抢救。

今天,家人告诉《新京报》,段小康在假期前告诉妻子,他太累了,身体不好。

该家庭提供的通话记录显示,段小康在事发当天给他妻子打了电话,说他感到不舒服。

判决显示,此外,还有短信证明段小康的死与加班有关。

两份手机用户信息证明手机号码的主人是段小康和他的妻子。

2017年1月26日,稷山县人民社会保障局发布不认定工伤的决定,称经调查核实,段小康突发疾病死亡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不属于工伤认定范围,因此不认定为工伤。

死者的照片。

受访者告诉新京报,段小康的表弟李开丰(化名)是他叔叔家的儿子,他的三个兄弟姐妹和父母都是农民。

段小康27岁去世时,刚刚工作两年,刚刚结婚。

事故发生后,段晓康家属向稷山县人社局申请进行工伤鉴定,希望获得赔偿,但稷山县人社局先后三次分别作出了不予认定工伤决定。

“只有在得到他人确认后才能进行赔偿”。上周五(8月2日),吉山县中心学校段小康轮岗学校开办的小学南街小学的一名工作人员表示,段小康的原校和轮岗学校在事件发生后配合得很好,同意段小康因工伤死亡,但为了进行赔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不得不进行工伤认定。

《新京报》记者梳理了三项不承认工伤的决定,发现本案争议的焦点主要是段小康是否因工作原因、工作时间和岗位突发疾病死亡,以及死亡是否为工伤。

在审判过程中,稷山县人民社会保障局辩称,段小康等人下班后去餐馆吃饭是因为加班时间是从8点到12点和从14点到18点,所以段小康在工作时间和工作中没有突发疾病死亡。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也认为,吃饭与履行工作职责无关,段小康的死亡是由突发疾病而不是受伤造成的。

临沂县法院的判决显示,在头两次否认后,临沂县法院和稷山县政府分别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撤销了否认。

法院认为,稷山县人民社会保障局应当第三次依法履行职责,查明事实,按照法定程序作出公平公正的决定。然而,从家属提起诉讼到审判结束,该局在重新调查后没有提交段小康加班、吃饭和死亡的任何相关证据,也没有提交第三人和段小康家属申请段小康工伤的相关证据材料。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只提供了三份关于加班费报销的相关证据。

判决书指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第三次作出的不承认工伤的决定没有认定事实或提交相关证据。

最后,稷山县人民社会保障局做出的相关行政确认被撤销,并责令该局重新确认段小康的死亡是否为工伤。

运城中级人民法院于今年2月28日驳回吉山县人民社会保障局的上诉,维持临沂县法院的判决。

2018年9月27日,临沂县法院撤销了吉山县人民社会保障局的第三项不予批准的决定。

三次撤销后,段小康的家人以为人民社会保障局会执行判决,但令他们惊讶的是,稷山县人民社会保障局对判决提出上诉。

此时,该案进入二审程序。

今年2月28日,运城市中级法院作出了二审行政判决。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第14条规定:”任何工人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遭受意外伤害,应被视为工伤。

然而,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第三次工伤认定没有查明工伤事实,也没有提交任何证据。因此,行政行为发现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最后,运城中级人民法院二审驳回吉山县人民社会保障局的上诉,维持临沂县法院的判决。

诉讼费由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承担。

2019年6月17日,稷山县人民社会保障局又作出不承认工伤的决定(第20190001号)。

稷山县政府也对人民社会保障局的不批准结果进行了行政复议。

该决定提到,根据《最高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5条,加班期间因病猝死也是“三项工作”(即工作时间、工作场所和工作原因)的合理延伸。将这种情况认定为工伤有利于维护员工及其亲属的合法权益。

段小康等人在假期加班。工作和休息时间不像正常工作条件下那样稳定有序。学校安排加班教师吃工作餐,由于工作原因,这是一种延长的工作行为。

李开丰告诉《新京报》记者,针对第四项不予承认的决定,“我们可以在两个月内申请行政复议,并在六个月内重新起诉。现在我们没有勇气继续消费它。这个家庭非常苦恼。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