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湖和B站正在试水并制作综艺节目。他们强势进入的背后是平台的发展焦虑。

文|里师帅源|在“智湖”和“B站”生活多年的青宇用户肯定会发现,这两个主要内容社区的网站最近推出了原创自制综艺节目。

11月14日,知乎推出首档原创综艺《知乎者耶》,并在知乎、腾讯视频、bilibili同步上线,节目的slogan是“一档试图还原‘社区讨论’的角色扮演式视频节目”;11月11日,B站也推出首档自制综艺《故事王2》,“大型卡牌故事接龙竞技真人秀节目”则是节目主打的标签,参与的人员则包括了知名UP主以及笑果文化的脱口秀演员。11月14日,智虎推出了首款原创综艺节目《智虎哲业》,同时在智虎、腾讯视频和比利碧里推出。该节目的口号是“一个试图恢复‘社区讨论’的角色扮演视频节目”;11月11日,乙台还推出了第一个自制综艺节目《故事大王2》“大卡故事龙-连接竞赛真人秀”是该节目的主要标签,参与者包括著名的UPC主持人和笑果文化脱口秀表演者。

业内有人指出,测试水制作视频节目和培育知识产权可能成为内容社区探索盈利模式的新方向,但具体方向取决于节目效果的反馈。

这表明智湖和乙站都面临着一个难题——如何在2018年前盈利。然而,通过自制的综艺节目,我们可以牢牢掌握节目的话语权。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可以塑造自己的品牌形象,为公众完成一个“广告”,然后收获流量、用户和资本。也许这就是智湖和乙肝站所期待的。

这样的目标真的可以通过自制综艺节目轻松实现吗?也许,没那么简单。

《智胡人》和《故事大王2》似乎离《好节目》很远?如果我们想对《智湖的故事》和《故事王2》这两个节目进行简单的重构,那么不难发现这两个节目与智湖和电视台(Station B)的风格十分匹配,这也是国产节目的最大特点。

在《智虎小子》中,第一个节目围绕着“两个人在一起很长时间后能成为真爱吗?”这是一个非常感人的情感话题。智虎、何云、许沂蒙、贤易哲、安迪、子干等几大神祗现场进行了辩论,现场观众反馈了自己的意见,如“赞成、感谢、反对、报道”。这无疑没有将社区中常见的网上话题讨论移植到这个节目中,因此也构成了《智慧哲夜》的节目逻辑。

此外,在辩论期间,还要求几个伟大的神根据提取的“身份证”采取节奏、煽动情绪、故意携带或充当道德攻击的键盘玩家,这实际上是程序试图恢复社区中多样化和复杂内容生态的真实知识。

因此,“智虎”本质上是一个高度再现社会知识的综艺节目。然而,在这样的程序框架下,正式的感觉是“七八说”和“晚餐的诱惑”的结合。不幸的是,当辩论的火力没有最大化时,语言的魅力没有被充分唤醒,当《身份证》的悬念没有更吸引人时,从综艺节目的角度来看,《智虎》也不算优秀。

另一方面,也是一个语言程序的故事王2(story king 2)对b站有着强烈的感觉:从程序包装来看,亮黄色与黑色块碰撞,而“网感”是满的。在竞赛系统方面,作为一个竞赛项目,在试镜阶段,参赛者需要“看图片”并在有限的时间内谈论它们,然后填写空句子,使之成为一个完整的故事。

至于参赛者,除了来自B站的知名UPC主持人之外,由于《故事王2》也是由B站和绿豆冰和笑果文化联合制作的节目,也有很多笑果文化的脱口秀表演者参与其中。除了李丹、冯新铎和使徒的导师阵容外,作为脱口秀节目,《故事王2》目前在豆瓣上得了7.0分,其实还不错。

然而,从节目的核心“讲故事”的角度来看,目前的“故事大王2”只呈现了几种故事风格——情感的、深思熟虑的、极度悬疑的、艺术的和新鲜的、谐音的。因此,整个节目不够有趣,故事也不够精彩。也许,这就是为什么《故事大王2》不如《旗袍说》和《呕吐大会》精彩的原因。

因此,从智虎和B电视台首次涉足综艺节目的角度来看,《智虎》和《故事王2》勉强过关,但在公众眼中,它们离“优秀节目”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那么,在这样的生产水平上,智虎和B站真的能实现他们心中的蓝图吗?从“粉丝导向”到“大众化”,智湖站不再是原来的样子了?事实上,到2018年,智湖和乙站都在改变。他们可能不像昨天那样年轻了。

2011年,智虎成立。最初,它是一个知识问答社区,重点是“与世界分享你的知识、经验和观点”。它有严格的邀请制度,似乎遵循着一条非常复杂的精英路线。

然而,如此高的复杂程度意味着它离公众太远了。它怎么能盈利呢?两年后,智虎开始向公众开放注册。

用户数量的增长非常快,但它带来了“用户体验差”和“更多垃圾邮件”的问题。2016年,当“知识支付”到来时,智虎认为自己找到了出路。据了解,智湖当时将专注于扩大场景、连接不同平台、在智湖做广告以及建立知识服务市场。

然而,迄今为止,“知识支付”仍未能使智虎盈利。

结果,这一次,智湖综艺节目《智湖哲业》据报道总共只有四个节目。在情感话题被讨论之后,下面将会一个接一个地谈论工作场所、电影和心理学。

是的,通过选择大众感兴趣的话题,选择大众更能接受的综艺节目形式,智虎已经完全从精英主义走向大众化。

这是一个重大变化,这意味着智虎最终将向市场和资本低头。

制作“智湖叶曼”的目的可能是将其作为智湖的品牌广告进行宣传。毕竟,刘浩然简单而粗糙的智湖广告已经引起了断断续续的哀叹。智虎的“高科技”内容质量似乎随着“你知道吗?”然后,可以通过综艺节目“宣传”它。

至于成立于2009年的B站,它以其拦河坝功能和二级社区文化聚集了大量年轻忠诚的用户,是95、00后日常生活中的重要伴侣。因此,与智湖相比,乙站仍略显成熟。

掌握游戏业务,使用直播进行二次营销,加上离线活动和外围衍生产品,BStation实际上有一个盈利模式。

仅仅因为购买成本高,它似乎还不能完全独立行走。

因此,2018年的B站开始了自我控制之路:在日本与Dreamweaver动画公司合作成立了一个“哆啦a梦”工作室,试图引进自制动画作品以降低采购成本。

然而,《故事大王2》是一部基于2016年第一季升级的作品。

结合绿豆冰和水果笑文化,b站的故事王2也比第一季更受欢迎。例如,所有选定的主题,无论是阅读图片还是填充空补充句,当雪人、老鼠、女孩、家人和糖葫芦出现在同一张图片中时,公众至少可以理解。这是该节目在第一季所做的改变,它完全面向b台的粉丝–走向公众,打破障碍。

这也是B站的一个重大变化,它关注的是循环文化。它正从小团体走向公众。它要么无助,要么顺应潮流。毕竟,市场和资本占了上风。也许这是互联网行业的亮点。

自制综艺节目想搞起行业格局吗?要盈利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所以无论是《智湖哲业》还是《故事王2》,它们对智湖和B站的意义也许比《七八朔》对艾奇易网和《创世纪101》对腾讯更具开拓性。

《故事大王2》在圈子里打开了障碍。

过去,也许公众习惯了在佑爱堂看综艺节目,但《故事王2》的出现可能真的训练一些无维度的公众走进车站(Station B),成为它的用户。

从《故事大王2》的口碑表现来看,这也许不是不可能的。

《智湖哲业》探讨了智湖在公众中的意识。虽然最终的效果很难在当前节目的质量表现上取得重大突破,但它仍然显示出智湖人思维的改变——从小观众到普通大众可能是盈利的重要而关键的一步。这可能是一种制作综艺节目和掌握话语权的策略,而不是做广告人投放可能会收获负面信息的广告。

此外,对智虎来说,尽管它还没有找到盈利模式,但这并不妨碍资本市场对它的青睐。李开复、软银、腾讯和搜狗等互联网巨头都是智湖的重要投资者。

智虎今年还完成了新一轮融资,估计价值近25亿美元。

因此,如果你找不到盈利模式也没关系。不管怎样,这“对钱来说并不坏”,你必须慢慢探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