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里拉崩溃的启示!哪些国家的汇率会大幅贬值?

今年8月,土耳其里拉经历了一次崩盘。

每个人都在担心:为什么土耳其的汇率暴跌?1998年新兴市场会经历另一场货币危机吗?土耳其货币危机的根源是经济模式。首先,土耳其汇率暴跌的原因是从土耳其的经济模式中找到根本原因。

简而言之,土耳其的经济模式是发行大量货币,然后通过房地产和基础设施促进经济增长。

具体来说:货币方面,土耳其一直保持宽松的货币政策格局——2008年全球危机后,土耳其的M2增速持续维持在10%以上,近三年更是没有低于15%(参见图1)。具体来说:在货币方面,土耳其一直保持宽松的货币政策模式——在2008年全球危机之后,土耳其的M2增长率继续保持在10%以上,并且在过去三年中一直不低于15%(见图1)。

在流动性投资方面,土耳其通过房地产和基础设施促进了经济增长,而固定资产投资的增长率仍然很高。

从“三驾马车”的角度来看,投资无疑是土耳其经济的命脉,过去三年土耳其固定资本形成总额的平均水平同比达到17%(见图2)。

由于繁荣,土耳其的房地产价格持续上涨——从2010年1月到2018年6月,土耳其新房价格上涨了82%。

土耳其首都伊斯坦布尔市中心的平均房价目前约为1,200美元/平方米,按目前6.89美元/平方米的汇率计算,约为8,300元/平方米,相当于我国三、四线城市的房价水平。

土耳其汇率崩溃有两个直接原因。土耳其“洪水泛滥+投资驱动”的经济模式就像宽松的全球货币环境中的鸭子对水一样。然而,一旦遭遇美国加息周期和美元反弹,很容易演变成货币危机。

具体来说,主要表现在以下两个方面:第一,在货币发行过度的环境下,土耳其的通货膨胀逐渐失控。随着美联储继续加息,土耳其正面临汇率保护或房地产保护的问题。

从2008年到2018年,土耳其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了2.5倍,但m 2增长了3.7倍。流动性过剩导致土耳其通货膨胀率逐渐上升。

2008年至2016年,土耳其的平均消费物价指数增长率为8%,但自2017年以来,土耳其的通货膨胀逐渐失去控制,2018年6月消费物价指数增长率达到15.9%(见图3)。

面对高通胀,土耳其央行没有实施紧缩货币政策。从2015年到2017年,土耳其中央银行将隔夜借款利率保持在7.25%,直到今年6月1日,将利率一次上调至15%,6月8日上调至16.25%。

然而,两难之处在于,如果土耳其跟随美联储加息并实施紧缩货币政策,依赖流动性的投资导向型经济将面临大幅下滑的风险。

如果货币政策不收紧,通货膨胀将失去控制,货币的内部贬值迟早会导致急剧的外部贬值。

其次,土耳其借了大量外债融资,提高了其货币脆弱性。

与中国的经常账户盈余不同,土耳其的经常账户赤字仍在继续。

总的来说,持续的经常账户赤字将耗尽该国的外汇储备,汇率将面临贬值压力。

事实上,自2013年以来,土耳其的外汇储备一直在下降。2017年,土耳其的外汇储备比2013年的高点下降了24%。外汇储备的损失增加了汇率的脆弱性(见图4)。

此外,土耳其还借了大量外债,加剧了货币的不稳定性。

2017年,土耳其外债总额达到4500亿美元,占当年国内生产总值的53%。

随着美元指数自今年以来持续反弹,新兴市场货币普遍面临贬值压力。在这种环境下,负债累累的土耳其容易发生货币危机。

新兴市场作为一个整体受到重创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土耳其汇率的大幅下跌会引发整个新兴市场的货币危机吗?很有可能不会。

与亚洲经济危机期间不同,当时大多数亚洲国家大幅贬值货币,近年来,货币危机集中在土耳其和阿根廷等少数国家。

2008年金融危机后,新兴市场国家的汇率经历了三次贬值:第一次是2013年美联储QE退出的恐慌,导致新兴市场汇率贬值;二是2015年8月人民币大幅贬值,导致新兴市场汇率贬值。第三次是目前,随着美元指数持续升值和美联储持续加息,新兴市场汇率已经贬值。

上述三次新兴市场汇率贬值期间货币对美元平均贬值的统计数据显示,贬值压力集中在阿根廷、土耳其、南非、巴西和俄罗斯,而其他国家和地区的汇率贬值相对较低(见图5)。

这表明,在金融危机之后,新兴市场整体发生货币危机的可能性已经非常低。

换句话说,土耳其或阿根廷的货币危机只反映了该国的具体经济状况,在货币危机之后很难传递给其他国家。

这背后的原因是,自2008年以来,新兴市场作为一个整体一直在积累外汇储备,并保持经常账户盈余。

2008年金融危机后,新兴市场作为一个整体一直在扩大外汇储备,这表明新兴市场已经提高了应对货币贬值的能力。

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印度、巴西、墨西哥、南非和波兰等16个新兴市场国家和地区的外汇储备总额为6.5万亿美元,比2007年增长84%。

土耳其、阿根廷和其他国家一直承受着让汇率贬值的巨大压力,这与它们糟糕的国内经济政策有关。

例如,以2017年经常账户余额与国内生产总值的比率为横轴,以今年货币贬值为纵轴,可以发现2017年只有土耳其和阿根廷的经常账户赤字与国内生产总值的比率较大。相应地,这两个国家今年的汇率贬值幅度最大。

然而,由于中国、泰国和韩国保持经常账户盈余,汇率贬值相对较小(见图6)。

哪些其他国家有可能出现大幅汇率贬值?总而言之,尽管今年新兴市场货币对美元普遍贬值,但很难看到像1998年这样的新兴市场货币危机,因为大多数新兴市场积累了外汇储备,保持了经常账户盈余。

当然,随着全球资本回归美国,美元今年强势上涨,这正是美国前财长康纳利所说的:“美元是我们的货币,但这是你的麻烦。”

在这种环境下,新兴市场货币仍面临下半年贬值的压力。

对普通人来说,除了汇率暴跌的土耳其和阿根廷,2017年经常账户赤字较大的国家还包括南非、墨西哥和印度尼西亚。今年下半年,这三个国家的货币更有可能大幅贬值。如果你在下半年去这三个国家旅行,你可能会遇到一些小惊喜,比如汇率大幅贬值和卷心菜价格。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