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制住悬崖,放弃股票投机,上海雷克斯的表现反弹

[摘要]国内血液制品长期短缺。如果完全自给自足,它将需要13000吨血浆,但去年全国供应量仅为8300吨左右。 时代周刊记者齐占宁表示,在广州宣布不再参与证券投资并专注其主营业务上海莱仕(002252)后。深交所)从悬崖边拉回,最终将亏损转化为利润。 7月13日发布的业绩预测显示,2019年上半年,上海雷克斯预计净利润为3.6-4.5亿元,同比亏损8.5亿元。 公告称,扭亏为盈的主要原因是上半年公司主营业务快速发展,血液制品销售收入同比大幅增加,而风险投资规模大幅下降,导致公允价值变动损失相应减少。 尽管2018年损失惨重,但上海莱斯并未失去其江湖地位。其血浆收集站和血浆收集量仍居全国第二,收入也居全国前三。 一家血液制品公司的高级官员丁伟(化名)告诉《时代周刊》,国内血液制品供应长期短缺。如果完全自给自足,它将需要13000吨血浆,但去年全国供应量仅为8300吨左右。 然而,在行业严格监管下的许可证垄断已经基本圈定了竞争对手,行业集中度将越来越高。 丰丸奥伟股票价格波动(002085。SZ)在2018年给上海雷克斯带来了超过7亿元的损失。然而,根据面对面调查的数据,上海雷克斯仍持有丰丸奥伟4220万股,占已发行股票的1.93%,位列前10名股东。 《泰晤士报》记者致电上海莱士,就证券投资问题发了一封采访信,但截至发表时仍未回复。 在2018年放弃股票交易并在股票交易中遭受巨大损失后,上海莱斯决定返回内地。 5月25日,在回应上海证券交易所的询价信时,上海施乐表示,“我们已经决定不参与新的证券投资,现有的证券投资将在未来适当的时候逐步退出。我们将来不会进行证券投资。公司的战略和发展将侧重于血液制品主营业务和生物制品相关产业的深度培育和精细化。” 根据2018年财务报告,该公司净利润下降282%,亏损15.18亿元,这是该公司自2008年上市以来最糟糕的成绩单。 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金融资产投资损失达到11.4亿元。 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上海施乐在证券投资上的支出高达20亿元 事实上,自2015年以来,该公司利用大量资本进入市场,从股票投机中获益匪浅。 当时,上海施乐首次在证券投资市场投资8.74亿元,获利8.65亿元 与此同时,该公司股价迅速上涨,市值首次突破1000亿元。 2016年初,上海莱斯的投资也将从10亿元增加到40亿元。 在接下来的两年里,公司继续依靠证券投资赚取6.72亿元和4.27亿元的回报。 在过去的四年中,丰丸欧、富春环保和星源环境(300266)一直是上海莱斯的主要投资目标。其中,丰丸欠费带来了最大的利润回报,但2018年也遭受了最大的损失,达到7.35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2015年至2017年,上海莱士的净利润分别为14.4亿元、16.1亿元和8.36亿元。投资收益和公允价值变动损益占总利润的比例分别为49.46%、42.3%和24.55%。股票交易收入的比例很大。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资深投资者告诉时代周刊(TIME Weekly),上市公司在股票交易中通常弊大于利,他们的主营业务应该永远是第一个。 由于证券市场的高风险性,证券投资对公司业绩的影响远小于落地效应。 此外,上市公司的资本主要来自融资,容易损害股东利益,可能涉及内幕交易风险。 作为国内血液产品的领导者,净利润周转率仍然是上海施乐多年来通过并购奠定的基础。 从收入规模和收浆量来看,上海施乐曾是血液制品行业的领头羊,到2015年底,公司市值最高可达1300多亿元。 公开信息显示,上海施乐的主要业务是生产和销售血液制品,主要产品有人白蛋白、静脉注射人免疫球蛋白、特异性免疫球蛋白等。 血液制品是由健康人血浆通过生物工艺或分离纯化技术制成的生物活性制剂。 上海雷克斯与其子公司现在拥有11种血液产品,包括白蛋白、免疫球蛋白和凝血因子 2018年,公司在11个省拥有41个血浆采集站,年采集总量为1180吨,仅次于天坛生物(600161)57吨和1568吨。SH) 丁伟告诉时代周刊:“国家对血液制品行业有非常严格的监管,该行业被牌照和资源所垄断。” 自2001年以来,国家控制了血液制品生产企业的总数,不再发放新的血液制品生产许可证。目前,中国只有31家血液制品企业正常运营,全国有253个血浆站。 为了抢占股市,通过并购进行扩张已经成为常态,上海雷克斯也不例外。 自2012年以来,上海莱士先后收购了邦和制药有限公司、桐庐生物有限公司、浙江海康有限公司等公司,资产规模从2012年的12.1亿元迅速扩大到2015年的115.6亿元。 视力数据显示,目前上海施乐有44家公司持有控股权。大多数子公司都是血浆收集站,分布在全国各地,用于收集原始血浆。其中,原属郑州施乐的血浆采集站18个,分别属邦和制药和浙江海康的3个。 根据丁伟的分析,与国际市场相比,国内市场处于非常分散的状态。世界四大血液制品企业占全球供应量的75%。中国有大约22个生产能力和等离子体供应。最大的企业只能提供不到1/10的海外供应。 因此,整个行业在未来会变得更加集中,并购整合的预期非常明确,因为监管标准正在逐步提高,小工厂的生活环境会越来越差,大工厂会逐渐淘汰。 2016年后,海外血液制品公司的并购成为上海雷克斯发展的重点。该公司的控股股东嘉里集团(Kerry Group)分别于2016年和2018年收购了英国的BPL和德国的毕奥斯特,并表示将在适当时候将它们注入上市公司。 两者都是等离子产品的全球巨头。BPL的合并也被称为全球等离子产品行业的第二大合并。 扩张开始后,上海施乐的收入在2014年翻了一番,比去年同期增长了166%。此后,该指数也稳步上升,直至2016年下跌,随后两年分别下跌17.13%和6.41% 血液制品销售收入下降是主要原因,其核心产品白蛋白和丙酸的销售收入在过去两年中有不同程度的下降。 与此同时,不含非营利组织的净利润从2016年的8.99亿元降至2018年的1.55亿元。 主营业务疲软,投资损失巨大,2018年上海施乐是一个失去妻子和士兵的城市 回归绝对之后,1000亿元的市值已经下降到不足350亿元。 2018年,上海施乐以18亿元的收入排名第三,排名前两位的天坛生物和华兰生物分别收入29.29亿元和24.08亿元。 然而,上海施乐的毛利率却稳坐榜首,达到66.74%,而天坛生物和华兰生物的毛利率分别只有47.14%和58.84%。 根据业绩预测,天坛生物预计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为2.98亿元,增长23.94%;博雅生物(300294)预计净利润为2.1亿至2.48亿元,同比增长10%至30%。魏广生(002880)。深圳)实现收入3.6亿元,净利润7000万元。

发表评论